A妹和时尚博主Chiara Ferrag去世4年的妻子再见面,全程泪目

2021-11-25 06:00:04 文章来源:网络

1 / 3 A妹和时尚博主Chiara Ferragni也出自己的彩妆了 ​

2 / 3 A妹和时尚博主Chiara Ferragni也出自己的彩妆了 ​

3 / 3 A妹和时尚博主Chiara Ferragni也出自己的彩妆了 ​

来源:Janicekidd

对于人类无法抑制的思念,VR(虚拟现实)技术能有多大的帮助?

去年,韩国《Meeting You》制作组就帮一位妈妈实现了愿望。

在虚拟世界里,她与病逝的女儿娜琏相见。

尽管动画并不完美,根本达不到以假乱真的程度,可妈妈好像真的见到了女儿,珍惜地抚摸她圆圆的脸颊,手指习惯性地梳理她黑色的长发。

节目播出后,跨越生死的母爱感动无数人,视频一度成为全网“不要哭挑战”地狱级难度。

感受到VR技术的力量,制作组决定继续帮更多人圆梦。

今年第二季以《浪漫》为名,这个家庭的故事,能让你再次相信成年人的爱情。

#1

金正秀今年51岁,相爱14年的妻子成智惠在4年前因病去世。

痛苦能让最冷静的人陷入绝境。送妻子走的那天,他昏昏沉沉,心里没有着落。想送孩子们回家,可最终只能把车停在路边,生怕一不留神出车祸害了一家子。

第二天,金正秀就把车卖了。

而后不久,他又带着5个孩子搬离了旧居。

本以为离妻子的生活痕迹远一些,生活就能勉强过下去,可金正秀从来没能走出失去爱人的阴影。

他很想再见见妻子,哪怕只有一次,哪怕只是影子。

《Meeting You》的VR技术给了他一丝希望。

制作组用6个月跟拍这个家庭,收集成智惠的过往资料和生活细节,力求VR世界里的妻子真实还原。

与金正秀的思念成疾形成鲜明对比,孩子们一直对妈妈的事情并不上心。

来到妈妈所在的永生馆,儿子一直搞怪,半蹲在照片前,嘻嘻哈哈地招手。

大女儿更是无聊得抻懒腰,不一会儿就不情不愿地想往外溜。

金正秀拉她的手挽留,渴望她能理解自己的痛苦,聊聊天,分担天人两隔的孤独。可是女儿不肯回头,径直离去。

金正秀只好隔着玻璃独自心碎,他抚摸妻子的照片,一声声皆是忏悔,怨自己没能经常来看望她。

女儿们一直强烈反对父亲参加这个节目。

她们并不想回忆起妈妈,还很心疼爸爸一直沉浸在痛苦里,没能像自己一样“走出来”。

可帮助制作组收集妈妈生活碎片的过程中,孩子们逐渐打开心扉,谈论起父母爱情,甚至有点炫耀的意味。

妈妈给爸爸精心制作一本情书,粉色的字迹都是当年说不尽的爱意;

爸爸妈妈在工作、吃饭甚至看电视的时候,都经常亲吻对方,他们真的好喜欢亲亲;

妈妈和病魔作斗争了3年,爸爸一直亲自照顾她。

曾经胖嘟嘟的脸迅速瘦垮,后来头发也掉光了。即使这样,爸爸还是抱着她,到处说跟别人说妈妈真漂亮。

爱情就是,当这个人出现时,其他所有人都会显得黯淡无光。

在被故意搁置角落的回忆中,幸福的小舟划过无尽痛苦的海洋,偷偷登陆。

孩子们开始隐隐期待,会把VR见面那天称为“妈妈来的日子”。

大女儿对制作组透露心意:“妈妈最后的样子太疼了,能以健康的样子来就好了。就像普通的,不生病的妈妈。”

金正秀对这次VR见面也有明确的要求:他想要触摸妻子。希望能和妻子在旧居里见面,之后再携手逛逛曾经约会的森林。

尽管现实中,森林中的长椅已经布满青苔,可虚拟世界里,或许爱能让一切重焕光彩。

#2

制作一场20分钟的VR会面,至少耗资7亿韩元,而且建模可谓困难重重。

成智惠几乎没留下几张自己的照片,健康的样子要如何复原?

可以提取她声音的音频并不多,如何让金正秀与虚拟人物对话时,不察觉异样?

曾经的旧居已经有他人居住,布局、装饰也已经改变,如何建模?

尽管努力克服了这些硬疙瘩,要实现金正秀触摸妻子的愿望,更难。

其实节目组在第一季就有误判。

他们没想到,独自站在绿幕中的张池成那么渴望抚摸孩子,一遍遍抓着空气,每次都是两手空空。

由于事先没有设计这种互动,女儿的虚拟影像只原地站着,无动于衷。

当时摄影棚里大约有60多名工作人员,几乎所有人都瞬间哽咽,不忍心看助推力到这样的场面,他们甚量主至想过中止VR见面。

今年为了弥补过失,制成产紧作组利用女演员身上的装置,仔细复原金正秀妻子特有的动作。从牵手到枕胳膊,每一个互动环节都反复测试。

见面的日子,终于到了。

金正秀戴上VR设备进入绿幕空间,旧居的画面缓缓铺在眼前。

不仅是室内结构,甚至家具布置、孩子们的画、挂在墙上的全家福等细节都完美还原。

金正秀情难自抑,他呜咽着呼唤妻子的名字,踉踉跄跄走进客厅,说的每一句,心都在滴血:

“过得好吗?”

“现在不疼了吗?”

他拉起妻子的手随着音乐旋转,跳了最后一支舞,深深拥她入怀,将没说出口的感激宣之于口:

“谢谢你的爱。”

尽管VR见面一共只有20多分钟,技术人员却模拟出了从白天到晚上的效果,好像从老天爷那里又抢回来了一天。

夜幕降临,妻子和他依偎在充满回忆的长椅上,追忆曾经那些琐碎的幸福。

当时只道是寻常。

一向看起来“叛逆无情”的大女儿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死死捂着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儿子调皮模样没有变,只是偶尔悄悄擦掉眼泪,不到一秒,又立刻换上那副轻松的笑容。

在嚎啕大哭也不会被怪罪的稚龄,他们为什么学会了伪装和忍耐?

大概是在久病的妈妈面前,开心的笑脸比红肿的双眼,更能让她安心。

可妈妈离开时他们太小,还没能从心底里理解、接受死亡,更没有办法直视记忆的残忍。

不是不想回忆,而是不愿生病的妈妈在脑海中反复受苦。

VR见面结束后,孩子们挤到爸爸怀里,一直以来强忍的思念喷涌而出。

金正秀坚持报名节目,与虚拟妻子重逢,也给了孩子们一次出色的死亡教育:正视死亡,不要惧怕,不要逃避。

“一定不能停止回忆,即便痛苦,里面也有最爱我们的妈妈陪伴。”

正如露易丝·格丽克的诗中所说:

“确实,春天已经回到我身边,这一次

不是作为爱人,而是作为死亡的信使,但

它仍然是春天,仍然要温柔地说起”

节目后,金正秀也终于与自己和解:

“我认为我们永远无法从失去所爱中完全恢复,但至少可以恢复正常生活。”

这或许就是成年人爱情的“生死与共”:我会继续爱你、思念你,直到死去的那一天。

#3

用VR技术与已故的亲人重逢,究竟是福是祸?节目播出以来,外界始终有争议。

“制作组是否故意操纵参演者的感情?”

“日后,参演者会不会沉迷虚拟世界?”

制作人认为VR和照片或视频一样,只是人们用来纪念某人的方式。

而且,制作组在创新使用VR技术的同时,也制定了一系列人道准则。

比如,他们拒绝使用假人或者演员配合,以增加参演者的真实感。

用数字技术收集数据,尽可能还原逝去的亲人,是为了弥补他们的思念之情,而不是要建立替身。

其次,制作团队也绝不自以为是地添加剧情。

节目参演者想在哪里与亲人见面、想做什么,都完全尊重他们的想法。

VR会面是为解救被思念困住的人,帮助未亡人重新开启生活,而非满足著作团队野心的一场游戏。

第一季的妈妈张池成从前常梦到娜琏,可梦里的女儿从没露过笑脸,一直以怨恨的眼神盯着她。

因为当年娜琏患重病,仅一周便离世。

一切太过突然,妈妈为没办法救女儿而愧疚自责,心理阴影无法消退。

尽管知道虚拟世界的一切都是假的,但VR会面时她真的很投入。

张池成极有耐心地配合着“女儿”的要求,看她穿着最喜欢的裙子,吃曾经嚷着要买的点心,更笑着摆剪刀手让“女儿”拍照纪念。

最后,她泪流满面,将没来得及说的告别,轻声告诉化为蝴蝶的“娜琏”:

“妈妈(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事情要做,完成后妈妈就会和你在一起,娜琏……我爱你。”

结束后,她觉得自己终于“做了一场好梦”。

一年多过去,这位妈妈已经能积极地分享自己生活,不再只强颜欢笑,这就是VR重逢最好的结果。

VR创造出的事物是虚假的,可人类的思念和爱是真实的。

都说人生苦短,认识到生命的短暂,或许更有利于理解人生意义是什么:

相信爱,享受它带来的每一种感觉,为之悲痛,为之狂喜。

如果能够用VR技术见到已故的亲人,你愿意使用吗?

来源:茶狐看世界

上一篇:杨超越挑战新造型,一身戎装英姿飒爽,扎俩走,与开心麻花解约,如今变成路人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东川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