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吃了什么菜,做了什么菜? 苏州作家王道

2020-09-04 16:29:23   来源: 网络

现代快报讯(记者白雁文/摄)汪曾祺曾经跟人家开玩笑,说高邮自古以来,秦观第一,咸鸭蛋第二,他自己是第三。7月25日晚间,江苏书展综合馆...


现代快报讯(记者白雁文/摄)汪曾祺曾经跟人家开玩笑,说高邮自古以来,秦观第一,咸鸭蛋第二,他自己是第三。7月25日晚间,江苏书展综合馆一场香喷喷的新书发布会吸引了众多爱好美食的读者。活动嘉宾、青年作家王道是《流动的味道——汪曾祺食谱》一书的作者,他绘声绘色地向大家介绍他眼里的那位多才多艺、风趣幽默的美食家汪曾祺。

书中还通过一次次雅集勾勒出汪曾祺与沈从文、范用、朱德熙、黄永玉、黄裳、邓友梅、苏北、龙冬、王树兴等文友有关食物的雅事。还特别提到苏州美食作家陆文夫屡次要求汪曾祺烹饪操刀而不得的可爱往事。

值得一提的是,这本书还提到了汪曾祺与苏州的密切关系,如汪曾祺的祖父收集了北宋马原画的小屏风条,不敢在当地安装。

汪曾祺的祖父是苏州尹光大师的弟子。他的父亲王菊生对苏州乐器特别痴迷。汪曾祺回忆道:他去苏州买了许多乐器,包括笙笛、琵琶、月琴、板湖、扬琴甚至唢呐。

王父从更密的是苏州僧铁桥。铁桥是苏州邓巍山的和尚。汪曾祺在小说<受戒>中写了石桥,是以他为基础的。

在云南期间,教师作家沈从文的汪曾祺会见了走出苏州的张昭和、张崇和、张宗和,并经常与张崇和和张宗和一起学习昆曲。从那以后,他一直非常热衷于昆曲。

汪曾祺非常熟悉苏州的美食。我记得以前的糕点盘是咸的,但后来用糖包着,不加盐。绿豆糕给昆明吉庆祥和苏州智斋最好,重油,加了玫瑰。

汪曾祺还曾将家乡食物与苏州食物作以对比:苏州人特重塘鳢鱼。上海人也是,一提起塘鳢鱼,眉飞色舞。塘鳢鱼是什么鱼?我向往之久矣。到苏州,曾想尝尝塘鳢鱼,未能如愿。后来我知道:塘鳢鱼就是虎头鲨,嗐!

汪曾祺似乎更爱苏州产的豆干:花干、苏州干是从南边传过来的,北京原先没有。北京的苏州干只是用味精取鲜,苏州的小豆腐干是用酱油、糖、冬菇汤煮出后晾得半干的,味长而耐嚼。从苏州上车,买两包小豆腐干,可以一直嚼到郑州。

汪曾祺对苏州的茶叶很有研究,在《寻常茶话》里,他写道:龚定庵以为碧螺春天下第一。我曾在苏州东山的’雕花楼’喝过一次新采的碧螺春。’雕花楼’原是一个华侨富商的住宅,楼是进口的硬木造的,到处都雕了花,八仙庆寿、福禄寿三星、龙、凤、牡丹……真是集恶俗之大成。但碧螺春真是好。不过茶是泡在大碗里的,我觉得这有点煞风景。后来问陆文夫,文夫说碧螺春就是讲究用大碗喝的。茶极细,器极粗,亦怪!